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 政策法规 | 认可认证 |
科技支撑服务
五部委百台协作仪器
首都大型仪器协作
北京地区对外开放仪器
环渤海区域协作共用仪器
远程科学仪器简明教程
远程教学课件下载
培训基地
培训活动
升级改造服务介绍
升级改造申报
升级改造技术汇编
评估
进口免税
政府采购
维修联盟
仪器预约服务介绍
 
当前位置:主页 > 典型案例 >
返回
黄巢张献忠等人对百姓大肆屠杀为什么还会有人忠于他们_2
北京科学仪器设备共享服务网    2019-11-10    
“各有各的目的”,之前的回答说的很好。这里就黄巢或李自成之事迹,说一些令我感怀的景况。李自成攻入北京以后,曾经这样问他的部将:何不助孤做好皇帝?他希望约束他的部曲,秋毫无犯,市不改肆,他将赢得千古美名。他的部将却直接回答:皇帝之权归汝,拷略之威归我,无烦言也。他们很直接——“你别烦了,皇帝爱做你做,东西我们是要抢的,人我们也要杀。”这则史料告诉我们,当一伙暴徒进入了一座繁华的城镇,他们期待着什么,他们要什么。我们并不必指责这些人。我们生活在一个秩序的世界里,路上的人很美,我们不去碰,店里的东西很好,我们不去拿,是因为良知,也是因为法律与惩罚就在那里——我们对之已然有某种理解。但当大规模暴乱或战斗发生之后,情势变了。对于起兵反叛,或投入战场的人们来说,自己已经豁出去了,命也已经不要了——所有的法度、秩序都不再适用了,“我要我想要的,其他我不管”。对于这些“杀红眼”了的人们来讲,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约束他们,抢掠、杀人,从心所欲。自己的生命早就不要了,社会的规范那算什么。这样的部众是很难约束的。很少有统帅可以控制住他们。李自成不行,黄巢也不行。我们换一个例子。赵匡胤陈桥兵变的时候,他要先和大家说好:太祖揽辔谓诸将曰:「我有号令,尔能从乎?」皆下马曰:「唯命。」太祖曰:「太后、主上,吾皆北面事之,汝辈不得惊犯;大臣皆我比肩,不得侵凌;朝廷府库、士庶之家,不得侵掠。用令有重赏,违即孥戮汝。」他知道,他的大军一旦进城,就有可能失去控制——如此多的武人,看到如此多的财货美人摆在面前,尽在自己的掌握。会发生什么,这很难说。赵匡胤预见到了这点,他要和大家说好。然而,如果我们只觉得赵匡胤于百姓有一种同情,我们就太幼稚了。这个过程中,赵匡胤其实在考验自己的属下:“你们到底是服从我?还是要以我的名义抢掠财货美人?”如果是后者,他知道自己只是众人欲望裹挟下的一个棋子;如果是前者,他知道,他的权威已然建立,可以追求天下霸业了。约束部曲真的很难。另一个例子也许更有说明里。赵匡胤让曹彬去征江南,临行:以匣剑授彬曰:副将而下,不用命者斩之。赵匡胤要曹彬做到,进城之后,秋毫无犯——李自成希望自己的部将做到的事情。太祖说完,当时在场的副将们都很害怕——“潘美等皆失色”“(李)汉琼等皆股栗畏慑”。他们为什么要害怕呢?仅仅是史家的修辞,还是说他们已经有了一些自己的算盘?我们不知道。按理说,曹彬有恃无恐,可以约束自己的部队了。但事实不是这样的:城垂克,彬忽称疾不视事,诸将皆来问疾。彬曰:「余之疾非药石所能愈,惟须诸公诚心自誓,以克城之日,不妄杀一人,则自愈矣。」诸将许诺,共焚香为誓。曹彬玩了一个心眼。他说自己病了。对于眼巴巴地盼着入城的诸将来说,这就是在说:这城我不打了。“什么?不打了?那我们的好处呢?”武人们会说。就在这时候,曹彬要求这些人与他“焚香为誓”,答应他入城以后绝不乱来。武人们同意了。曹彬知道,一旦杀红了眼,太祖的尚方宝剑都挡不住这些将规范抛诸脑后的武人。需要与他们有别一种约束,一种更加切近也更容易体会到的约束:我们在神像前,再做一次约定——彼时的许多武人,信佛。现在,我们回到题主的问题,这问题很好。其实我们可以这样问:众人是如何被组织、约束起来的?似乎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权威的建立——它可以以很多方式建立起来,我们按下不表;一种则是集体的欲望、甚至无意识的欲望。黄巢、李自成,乃至洪秀全的军队属于后一种,黄巢李自成洪秀全只是这种欲望裹挟下的符号化的领袖。在这些欲望与冲动面前,他们就只是微不足道的个人。因之,只有当他们的部曲不断的杀人的时候,他们身边才会聚集起更多的部曲,才会有人,表面上忠于他们。更进一步说,诸如某某阶级的局限性、某某人目光短浅之类的说法,其实毫无意义。“得民心者得天下”,也是一种说辞。得天下的人并不是因为他们爱百姓,而是他们能用权威将暴力组织起来,指向自己所指的地方而不是任由其泛滥。换而言之,如何在乌合之众中建立个人的威权,这是一个更好的问题。我想起我朝太祖。我的祖父和我说,他随军攻入济南的时候,满街都是尸体。解放军就住在街上,在尸体间吃饭睡觉,一天又一天。尸体来不及清走,每天散发着恶臭,他他们依然在这里驻扎。没有一个人搬到民房里去住,即使那民房已经空了。间或还有金条、首饰,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有心去清点——直到他负责的团队,开始统计城里剩余的物资,大家才开始上缴。我小的时候觉得,这真是仁义之师啊,我为之深深的触动——现在依然如此。但现在,我还意识到了一点:这支军队中已然建立的权威实在太可怕了,它可以压制住人群中最原始最可怕的欲望与冲动,这样的权威也用来做许多其他的事情。我朝太祖啊,他的国史,真是读进去了。

上一篇:李健退出水木年华以后水木年华就没落了为什么更迎合市场的卢庚戌没有把水木年华经营的更好而李健红了_2
下一篇:兰博基尼为何让盖拉多Gallardo退市并推出Huracn作为其后续车型
 
北京科学仪器装备协作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2012
京ICP备1203965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