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 政策法规 | 认可认证 |
科技支撑服务
五部委百台协作仪器
首都大型仪器协作
北京地区对外开放仪器
环渤海区域协作共用仪器
远程科学仪器简明教程
远程教学课件下载
培训基地
培训活动
升级改造服务介绍
升级改造申报
升级改造技术汇编
评估
进口免税
政府采购
维修联盟
仪器预约服务介绍
 
当前位置:主页 > 典型案例 >
返回
纪实电影摇摇晃晃的人间的成功有哪些方面的原因
北京科学仪器设备共享服务网    2019-11-28    
最近在读一本书,美国汉学家艾朗诺的《才女之累:李清照及其接受史》。书中最令人感慨的是,宋明儒学复振之后,明清文人对于李清照寡妇再嫁的故事,态度颇可玩味——大部分文学评论家其实并不能接受这位女词人似乎并未从一而终,最后到清代,达成的共识就变成了,李清照其实并未再嫁,是一位节妇。李清照有没有改嫁,这是学术问题,我们且不去讨论。这里提起来,是这个故事经常让我想到余秀华的离婚。二人同是女性,同是诗人,又同样因为感情上的问题被人们议论,这其中很能折射出一些复杂意味。《摇摇晃晃的人间》的故事其实相对简单,讲述的就是女诗人余秀华在成名以后重新审视自己的情感与生活,并与丈夫离婚的故事。要评价余秀华和丈夫离婚的这个情节,我们先要了解导演范俭拍摄这部电影的切入角度。作为一个追求通过刻画人物的情感与欲望来展现人性的多面的导演,范俭拍摄这部电影的切入角度是:女性。“这是一部关于一个女人的电影,我并不想通过她来表现中国,”范俭多次在采访中说。他想通过她来展现人性,展现女人在面对爱情时明知是厄运,却仍要去追逐的执着,展现一种古典悲剧式的悲哀与迷人。范俭镜头下的余秀华,是一个悲剧英雄般的,追逐自己理想的女人,一个惶恐又决绝的壮士。这样的余秀华,与我们传统男权社会里被各种社会道德和家庭责任束缚的女性完全不同。这种豪壮,让人不禁想起晚唐那些风神凌厉的女冠,想起“至今思项羽”的李易安。阿姆斯特丹纪录片节(IDFA)在授予本片评委会大奖时的颁奖词里所说:“它以细腻而富有启迪的形式描述里一个非凡的女性。”我觉得IDFA的授奖词里这一句精准点中了本片的核心,它也是构成理解余秀华与其丈夫离婚这一情节的关键所在:这不是一次简单意义上的离婚,它折射的是一个身体残疾、又受困于传统道德束缚下的农村女性对于爱情和幸福的强烈渴望与不懈追求,它具有强烈的女性意识觉醒的意味。余秀华19岁时就稀里糊涂地在父母的安排下结了婚,虽然丈夫年纪大出她不少,而且和她没有共同语言(更谈不上爱情),但从余母周金香的角度而言,她对于这门亲事是满意的,至少女婿身体健康,而且也愿意入赘。在她的眼中,对于一个女人而言,保持家庭完整就是最大的成功。所以即使知道女儿的婚姻并不幸福,但当余秀华提出与丈夫离婚时,她总是持反对态度。显然,余母是一个典型的被传统夫权文化驯化了的中国女性。几千年来传统的巨大惯性依旧在拖着这个社会运行,女性本身成为男权的坚决支持者也是社会常态。但相比起母亲的隐忍,余秀华对于爱情有着更强烈的渴望和追求,却显得颖锐无比。她那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诗之所以火爆网络,除了题目扎眼,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她用强劲而直白的笔触大胆描述了一个女性的爱情和欲望。片中有一段她在香港参加节目时的访谈,她这样直陈爱情对于一个女人的意义:如果一个女人得不到爱情,一辈子是很失败的。在她眼中,爱情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主持人追问她:“那你觉得你很失败吗?”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一直很失败啊!”即使这时的她早已经是广为人知的诗人,在多数人的眼里至少算得上事业成功。她接着补充说:“爱情离我离得很远,就是因为离得很远,所以我才不甘心,所以才有那么多追逐碰壁的过程。”但显然,不管是“切肤之爱”,还是“灵魂之爱”,作为丈夫的尹世平都无法满足她。尹世平常年在外打工,即使一个月左右给家里打一次电话,也多是问起老人和庄稼,但很少给余秀华打电话,因为“打去她也不接”。即使回到家中两人也没有太多交流,他们甚至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两人共同出镜时大多数都是在争吵。至于精神交流更是无从谈起,余秀华在片中说:“他(尹世平)看我老在电脑前写诗就不顺眼,我看他在那儿也不顺眼。”这显然是一段名不副实的婚姻。事实上早在她成名之前,余秀华就向丈夫提出了离婚的请求,不管是出于自尊心,还是其他的原因,尹世平都拒绝了。当余秀华成为著名的女诗人之后,他更加不愿意离婚。丈夫不愿意离婚,父母不支持她离婚。甚至当余秀华最终鼓起勇气走进地方人民法院起诉离婚时,一个人走过来对她说:离什么婚啊?起诉是要钱的,还不如把那钱拿去买衣服。她说在法院听到这样的话感觉非常讽刺,因为“他们觉得一个残疾人离婚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经过这些年在婚姻中的摸爬滚打,余秀华深刻地总结出这个结论:有的婚姻会成全一个人,有的婚姻直接毁掉两个人。她不愿意继续在这段无望的婚姻中沉沦。在给尹世平支付了一笔可观的费用之后,她终于如愿以偿,结束了这段长达20年的婚姻。相比起离婚后的自由,余秀华感受到的却是难受和凄凉。这并非因为她对离婚感到后悔,而是她发现,她并没有那种离婚之后突然从两个人变成一个人之后的失落感,“所以这个婚姻的真正可悲之处在于,真正离婚之后你还是没有感觉。”这个婚姻是可悲的。但挣脱出去,需要大勇。几千年来,儒家本位下的中国文明,将女性置于男性附庸的位置,讲三从,讲四德,百年来激荡中的改革,很多时候并未动摇人们内心最深处那些传统而落后的伦常观。陆游有一篇文章,《夫人孙氏墓志铭》,文章里记录了一个故事——夫人幼有淑质,故赵建康明诚之配李氏,以文辞名家,欲以其学传夫人,时夫人始十余岁,谢不可,曰:“才藻非女子事也。”宣义奇之,乃手书古列女事数十授夫人。夫人日夜诵服不废。说苏瑑的妻子孙氏,幼有淑质,李清照很喜欢她的聪明,想以文辞之学传授给她,孙氏却断然拒绝了,理由是:“才藻非女子事也。”她父亲听了,啧啧称奇,给女儿大搞女德教育。这是古时候的故事,而今,不是依然有丁璇女士鼓舌为女德张目么?是的,才藻在那个时代非女子事,但是你愿意选择拥有才华么?纵然你将不被理解并遭受恶意。我宁愿相信李清照最终是改嫁了的,纵然故事里的这段婚姻非常不幸,因为她自主地选择了,而后世的再构建,是后人的事,与李清照并没有关系;同样,对于余秀华,我始终保持着深深的敬意,不论什么年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够不惧非议决然地去追求,都是值得尊敬的。敢于突破自身限制和世俗偏见,并主动挣脱这个牢笼的余秀华无愧于一个“非凡”的女性。希望《摇摇晃晃的人间》也能带给你一些启示。最后,让我们来读一首她的诗——月光在这深冬,一样白着她在院子里,她想被这样的月光照着靠在柿子树上的人,如钉在十字架上有多少受难日,她抱着这棵柿子树,等候审判等候又一次被发放命运边疆月光把一切白的事物都照黑了:白的霜,白的时辰白的骨头它们都黑了如一副棺材横在她的身体里

上一篇:汉语拼音字母的几个问题
下一篇:荷兰语好是怎样一种体验
 
北京科学仪器装备协作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2012
京ICP备1203965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