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 政策法规 | 认可认证 |
科技支撑服务
五部委百台协作仪器
首都大型仪器协作
北京地区对外开放仪器
环渤海区域协作共用仪器
远程科学仪器简明教程
远程教学课件下载
培训基地
培训活动
升级改造服务介绍
升级改造申报
升级改造技术汇编
评估
进口免税
政府采购
维修联盟
仪器预约服务介绍
 
当前位置:主页 > 典型案例 >
返回
李雨桐事件过去几个多月薛之谦现在算是洗白成功了吗
北京科学仪器设备共享服务网    2019-12-10    
洗不白的,他会带着渣男标签,存活一辈子,直至彻底消失在大众视野中。薛之谦出道在一个错误的年代。他出道在选秀年里,2005年。那年,火了很多档选秀节目,然而,没一档选秀节目能和第二届《超级女声》相比,那年全中国的目光都在李宇春等人身上。选秀歌手的「职业寿命」普遍很短,中国选秀史十余年,半红大红过近千个选手,如今能让我们记住的,依旧只有十几个名字。薛之谦,就是这十几个名字中的一个。2004年是华语乐坛的最后繁荣期,如今的天王天后天团们都在那年集中发片,留下了代表作。往后,便是唱片时代的彻底崩盘期。薛之谦在前有天王后有新鲜肉的年代里出道,好似注定是艺人中的牺牲品,一颗小小的流星。事实也是如此,薛之谦红过一首《认真的雪》就消失了,牺牲在唱片公司高层动荡中,被雪藏多年才重归自由身。没人能想到,摆在人才济济的歌坛中丝毫不起眼的薛之谦,这位唱功普通、天赋平庸、风格单一的过气艺人,会在互联网时代,通过自媒体,再一次爆红。从全民称赞到众人抹黑,薛之谦只用了两年。鲜有人知道,凭一己之力毁掉薛之谦事业第二春的女人,也曾是选秀歌手。李雨桐参加过几乎没人红起来的2011届《快乐女声》。六年前,她不是聚光灯下的宠儿,六年后,她用飞蛾扑火般的壮烈,让全民记住了她。终于,在薛之谦医闹、挂人、像营销的复婚等负面事件后,李雨桐用一条的长微博,彻底摧毁了薛之谦的人设。薛之谦终于红到了大家打开电脑、电视看见他就烦的地步了——怎么哪都有薛之谦?像病毒一样。薛之谦一年接了几十档综艺,记者问他为什么这么拼时,他说:「我过气过,体会过那种感觉,我不想再过气。」没有人愿意一直在镜头扮演一个疯疯癫癫的神经病,薛之谦也一样,只是「红」这件事多么来之不易。薛之谦怕像曾经一样再一次失去所有,失去他十几年来都期待的「红」。2005年,他参加了《我型我秀》,在选秀年里算得上小有名气,第二年有了代表作《认真的雪》,然后,没有了然后。那张专辑后,唱片公司高层大换血,看好他的老板离开了公司,薛之谦成了没人管的弃子。公司不给他出专辑,不给他接商演,不给他宣传,薛之谦自己出钱做专辑,老板才勉强给他发行。到发布会时,差5000元,公司不给,薛之谦硬着头皮自己找来了赞助。人都是有骨气的,然而,人也是会下跪的,有些人为钞票下跪,有些人为梦想下跪。薛之谦为了钞票和梦想,选择了跪下,只为了以后站起来,拣回曾丢弃的骨气。很多人说,薛之谦这是曲线救国。然而,对于大多数创作者来说,曲线救国是伪命题,基本上在艺术创作上说要曲线救国的人,待到他曲线迂回成功后,便惊觉早已身不由己,根本回不去曾经的创作。这条路,曲线救了国,但国已不是那个国,路已经曲着曲着歪了。薛之谦选择的曲线有两个,一是开火锅店,二是写段子。仅仅从收益来看,这两条曲线,最终让薛之谦救了国,带火了他本人,也带火了他的音乐。也许,艺术这条路,真的跟天赋有太大关联,薛之谦是出了几首爆红歌曲,可谁都知道,他拼了命努力的音乐质量,在这个圈子里,还远达不到上乘。更残忍地说,薛之谦并没有在音乐上那么「用心」——或者说,他曾想用心,只是没那么多时间了,高人气让他越来越膨胀。他有几十档综艺要录,有几十个广告段子要写,有几十场商演要演,花在音乐上的时间注定更少了,已超过30岁的他,注定无法和那些从小便学习音乐的天王们比。这一切,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越来越糟糕的心理状况。从这些年薛之谦越来越多的「黑历史」来看,再到这次李雨桐尚不能定锤的爆料,我们发现薛之谦并不是一个多么高情商的艺人,甚至:易怒、暴躁、冲动、自我、焦虑……性情阴晴不定,情绪极度不稳定。似乎,他在用搞笑来拒绝与他人接触。他是一个病人。薛之谦自己也承认:「我心理是不健康的,我从头到尾都没觉得我心理健康,要不然我就写不出些情歌。」何炅提及薛之谦时,也说:「薛之谦其实有六七年神经衰弱,别人会觉得他在强颜欢笑。」在一次对薛之谦而言并不算尊重的电视节目里,心理医生对薛之谦的判断,被公开在节目里。心理医生给薛之谦贴上了这些标签——「心里充满警觉戒备,防御着周围的敌意,时常表现出无所谓,掩盖着内心的伤痛。」在那个节目里,心理医生用各式各样的实验,对薛之谦发起一次次「进攻」,薛之谦在节目里落泪、抗拒,坦言道:「这样我会发疯的。」薛之谦4岁时就失去了母亲,出道后,又失去了奶奶。他在大红时被雪藏,熬了多年后又一次红了,他的故事、生活、婚姻再一次被暴露在大众之下。在三十几年人生里,就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就得到和失去很多的人,也许会如朴树般「才发现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也许会像窦唯一样无谓世俗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薛之谦不是朴树,更不是窦唯,他是沉陷在病态情绪里无法走出的人。他只能继续在资本游戏里打转,在欺骗和利益中徘徊,他逐渐由白到灰,再到黑。他最终在歌里写:「你异样的眼光,我特别的欣赏……你要什么真相,不就图个皮囊……」而如今,李雨桐仅保留了2011年的两条日常微博。她似乎有意跟过去的自己告别,毕竟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被人套一辈子「选秀明星」这个称号。后几年的微博,大多是分享日常生活和宣传个人品牌,充斥着美女、豪车、奢侈品,是常人所好奇的「网红生活」,无论是哪一种分享,在如今翻阅起来,都发现逃离不了一个人的名字——薛之谦。曾小有名气被雪藏多年后再度爆火的男人,曾背负深情男人和音乐匠人两大人设的艺人。在这场闹剧来临前,薛之谦的人设已面临危机,但凭着其出色的控评能力和营销能力,让医闹、挂人、打架等负面消息都不足以威胁到极高的人气。终于,李雨桐用血泪写下的字字句句,在网络上掀起狂风巨浪,打得薛之谦无力招架。我们活在伟大的互联网时代,让自媒体成就无数神话。神话当然可以被创造,更容易被破灭。是自媒体将薛之谦捧上了神坛,又是李雨桐用自媒体将薛之谦砸入了地狱。人向来不能成神,之所以堕入地狱,仍源于双手布满肮脏的血,腥味惹得心魔从心脏里伸出手,拽着人,一点一点往下坠,直至分崩离析。我在之前说过:薛之谦是个病人。病入膏肓的薛之谦终于彻底被心魔控制,用造假回击李雨桐的血字血句。这场病,终于病变了,变坏了,变恶劣了。这场「复仇战」,看得出李雨桐是精心策划的。她握着一手好牌,认真布局每张牌的出场顺序,算准了薛之谦回击的套路,一步步将薛之谦引入陷阱,待他跌下重伤后,再火力全开,让薛之谦绝无翻身的可能性。若从一开始,李雨桐便爆出全部实锤,薛之谦恐怕会早早认输,不会出尽昏招将自己逼入绝境。然而,面对复仇之心如此强烈的李雨桐,我们恨不起来。李雨桐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调理逻辑、不卑不亢、理性冷静将事件一点点还原,让人们看清薛之谦曾怎样将她推向火坑。我们恨不起来失去孩子的母亲,恨不起失去爱情的女人,恨不起失去事业的创业者,恨不起失去健康的抑郁症患者。她本是在舞台上歌唱的歌手,本是在镜头中美艳的网红,本是在豪车里无忧的女孩。她本无需被全民围观,无需掀起衣裳,露出伤疤,再拿出刀,割裂疤痕,洒几把盐,给大家看:我多疼。是真疼。李雨桐的父母都是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生,如此家庭环境培养出来的女孩,大多都有个幸福美满的人生,至少,跟「复仇女」是牵扯不上关系的。李雨桐的选择过于壮烈了,她的一生,都再也逃不开「薛之谦」了,都再也离不开「复仇」了。她的后半生,注定要陷在2017年的阴影里。哪怕日后我们这群吃瓜群众彻底遗忘了她,她的人生也撕不掉这些标签。甚至十年后,都会有人问起:「她就是那个十年前跟一个渣男歌手公开撕X的网红?」李雨桐会料到这个结局,她太爱了,太恨了,义无反顾选择了这条不归路。真是个可怜又富有心计的女人。薛之谦曾失去了一切,又不择手段红遍了中国。在年少成名,又在年少经历了资本和娱乐的风险,消耗掉最好的青春年华在无止境的深渊里。人在绝望中,心大抵都会畸形,薛之谦在那些年必定是不甘心的,才会在红了后如此用力过猛。被雪藏的那些年里,为了赚钱,薛之谦开火锅开淘宝接low到爆的商演,为了红,薛之谦写段子炒人设甚至出车祸都不忘发通稿。看不见的黑暗里,人都需要寻找慰藉,这种慰藉,多半是种罪恶的沉沦。那几年薛之谦再怎么落寞,比起普通人来,他依旧是魅力四射的,至少,和凡人相比,他在娱乐圈里并不算出众的才华、相貌与情商,也都是非常耀眼。哪怕是过气艺人,也会有大把的女孩往上拥。病人薛之谦在灰暗人生里犯了无数错,终于在最星途灿烂时,还债了。他已经34岁了,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数次已接近中年的男人,人活至此,都早已麻木不堪。薛之谦是有「心理疾病」的人,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才华,有足够强悍的意志力,其它,和我们一样,一样有虚荣、嫉妒、懒惰、暴怒、贪婪、饕餮、色欲。人之初,性本恶,有些人一生在净化,最终变善,有些人抵抗不了本恶,彻底堕落。薛之谦就是抵抗不了本恶的人。所以,越是嬉皮笑脸的人,内心越早已腐烂,越是全身心努力的人,越容易对周遭充满防备,甚至充满敌意。活成了麻木的人,才可以全无节操去取悦他人,活成了没有情绪的人,才可以拼尽全力去打拼事业。所以,你哪需硬要一个关于薛之谦的真相,你只想看你崇拜的偶像的风光皮囊,看你憎恶的艺人的肮脏皮囊。我们都是凡夫俗子,爱看热闹、八卦和丑闻,我们无需真相,只需一张盖棺定论的皮囊,是丑是美,都好。薛之谦给了这张皮囊,无论美,还是丑,他都不在意,丢给大众去评头论足。所以,他无所谓自己白或黑,有钱就好。然后,他,我们,都淹没在口水中,直到淹死。而李雨桐的打法,看似大获全胜,其实仍是两败俱伤。那种疼,那种痛,那种伤,那种撕裂伤口的绝望,那种将隐私曝光在千万双眼睛下的恐慌,没多少人懂,没多少人能承受。薛之谦写「狼藏起了反犬旁,像从了良」,原来真是自我解剖。李雨桐在拉开腥风血雨的序幕里写:「那曾经赔给高的钱,现在是不是成为我送给你们的嫁妆呢?」那种恨意,让所有人背脊都发凉,也让所有人都理解。对于李雨桐而言,一切都如一首歌里所写:「爱人你太知道害一个人怎样害一生,你在他干净无菌主题乐园加进了坏人,可怜无邪那颗心,就是这样不知不觉变得狠,狠得好歹不分,有种成熟名叫坠落凡尘。」薛之谦洗不白的,他彻底在民众心中,从病人变成了坏人。从病人变成坏人的薛之谦,也许正在家中,手颤抖着,将一叠叠钱,放入RIMOVA手提箱中。文章首发公众号简族(ID:jianzu1126),欢迎搜索关注。我是你的邻家好朋友简浅,大概是最值得你关注的表达者。微信公众号搜简族(ID:jianzu1126),关注后,回复以下关键词有惊喜。关注后回复1,免费获取100本经典必读好书。关注后回复2,免费获取100份精选PPT模版。关注后回复3,阅读「简族」精选100篇好文。关注后回复4,为你的世界打开一道新窗口。「简族」,青年精神图谱,做最好的90后人物类读物,每一个人都值得被记录。听说,比同龄人更有思想更优秀的人,都关注了「简族」。

上一篇:姜维的防守策略是不是蜀国被一战灭国的主要原因
下一篇:立白集团为何将旗下品牌去渍霸改名为好爸爸
 
北京科学仪器装备协作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2012
京ICP备1203965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