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 政策法规 | 认可认证 |
科技支撑服务
五部委百台协作仪器
首都大型仪器协作
北京地区对外开放仪器
环渤海区域协作共用仪器
远程科学仪器简明教程
远程教学课件下载
培训基地
培训活动
升级改造服务介绍
升级改造申报
升级改造技术汇编
评估
进口免税
政府采购
维修联盟
仪器预约服务介绍
 
当前位置:主页 > 认可认证 >
返回
加缪与黑塞谁写局外人写得更好理由是什么
北京科学仪器设备共享服务网    2020-02-29    
好问题!长答案慎入答:从艺术欣赏的角度讲,尽管相似,但不太具有可比性。(个人意见,仅供参考)1,相似之处:大家都不看问题日志嘛,喵的==我去查看了一下,题主想描述的局外人是一个群体。and题主评论中来说讨厌群体这两个字,我姑且一猜:这些类似的人,他们有着近似的面孔,却形单影只,分散在世界上。他们相似,因为他们与群体格格不入。这是对的,这是加缪和黑塞描写的相近之处。黑塞的荒原狼是和加缪的局外人相近的作品,这两部作品都表现出了主人公与人群的疏离感。主人公与周围的环境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经常以一种置身事外的态度,看着这个世界。他们都很孤独。(这个孤独是指对他们状态的描述而非他们感性的感觉)2,不同我提供的是一种思路,并非是一个答案。我们其实完全可以结合成书的背景来猜测作者想要塑造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就能知道他们所指的又并非是一群人。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一,荒原狼:关于形象:荒原狼充满了黑塞的影子,它传达了一种强烈的痛苦: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这是一个出身市民阶层的艺术家的痛苦。一个出身市民阶层的艺术家,他厌恶这个圈子,而又不能获得超脱。他放眼望去,满目都是俗不可耐,却又不知何处能让自己的灵魂获得安息。他身在的地方,是一片废墟;他游走的地方,是一片荒原。他是这片荒原上游荡的孤魂,他是这片废墟上悲哀的野鬼。他放眼望去,没有同伴,没有故乡。这片荒原上,只有行尸走肉。那些行尸走肉没有灵魂。他们只能用没有眼球深陷的眼窝注目着天空,发出无意义的吱吱声。他们只会以他人的腐肉为食,他们只会以他人的枯骨为杖。所以,他只能不停游荡,内心关着狼,低吼,低吼。关于解析:荒原狼的成书时间在1920年,黑塞当时的精神情况很不稳定,故而荒原狼呈现出的是一种独特的风格:没有黑塞一贯风格的宁静和缓和,充满着尖锐和对立。这种状况原因有二:一是黑塞本人的情感危机,所以我们可以在书中看到里面的女主角的重要程度~二是(二才是重点),黑塞反感市民阶层。尽管他是市民阶层的一员。(这点与毛姆类似)为什么讨厌?(1)德国的市民阶层的政治倾向。1920年是一个奇妙的节点,处于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国联刚刚成立,而德意志民族尚未忘却一战的耻辱。鲜血还未凝固,仇恨仍在继续。虽然一战打翻了德国的皇室,却没有平息德国的愤怒。故而德国的中产阶级依然怀着强烈的好战主义倾向,叫嚣备战。而黑塞本人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故而这种政治格局与他本人的追求产生了极大的矛盾。依据:教授与哈勒尔的辩论,比如:“那个“坏蛋一,那个不爱祖国的家伙哈勒尔就是我自己,如果至少有这为数不多的有思维能力的人主张理智,热爱和平,而不去盲目地、狂热地煽动一场新的战争,这对我们祖国、对世界反而会更好一些。好了,就此告辞!”————《荒原狼》(2)德国的中产阶级是一个这样的阶级:毫无进取之心,反而沾沾自喜;毫无责任担当,反而汲汲名利。故而黑塞在书中对于市民阶层进行嘲讽。在为狂人而作当中,特别的,将荒原狼和市民阶层作为一对对立的对象进行分析,比如:“他是在一个有教养的有产者家庭中长大的;那里有固定的形式和道德风尚,所以他的一部分灵魂始终不能摆脱这个世界的秩序,虽然他个性化的程度早已超越普通市民许可的尺度,但他早已不受普通市民的理想和信仰的内容所约束。”————《荒原狼》他诞生于这个阶层,却厌倦这个阶层的平庸;他反感这个阶层,却又不得摆脱。他在文中甚至把荒原狼视为市民阶层的希望,认为市民的阶层的生命力取决于非正常成员的数目。但是他也意识到荒原狼的结局是悲剧式的,不得不走向毁灭。他幻想着,却又不甘着。他的内心,充满斗争与痛苦,不甘与不安,清醒与失落,安宁与孤独。他不是分裂成两个,而是在深渊的上游与下游,不停地徘徊。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二,局外人关于形象:局外人充满了加缪的哲学思考:他表现的是一种反思,对于自身位置的反思;他又表现的是一种对抗,对于压制自身自由的他者的反抗。这是一个孤独,脆弱,卑微的英雄的快乐。局外人喜欢住在海边。阿尔及利亚的阳光总是烘烤地中海的海水,强烈与澄澈构成了他性格的底色。那里的沙子有着烘焙的味道,就像妈妈烤出来的小麦面包(尽管妈妈去世了。他热爱这里,正因为这里像他想得一样自然。尽管世界顽固得像是一块石头,而他却是这石头裂缝里的一株小草,自由的生长。所以哪怕那些人冷漠相对呢,他看着星空,有着前所未有的安宁:所以,局外人啊,他从来不在乎那个不停的断头台,是否会砍掉自己的头颅死亡是不期而至的;所以,局外人啊,他不在乎那个颤抖的神父,是否会救赎自己的灵魂,灵魂是无家可归的所以,局外人啊,他从来不在乎那副冰冷的棺木,是否需要哭泣,妈妈是安心死去的没有人有权利痛哭你,因为妈妈,你是这样的满足而幸福。没有人有权力杀死我,因为我,我是这样的快乐而安详。我只知道,我仅有这卑微而琐碎的一生仅能拥有一次长久的睡眠关于解析:第一,关于荒诞的哲学:局外人的构思时间在1938~1939年,出版时间大致在1942年。出书的时间与西西弗斯神话近似。这两者可以视为一种思绪的连贯。这个节点时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要意义并不仅仅在于挫败了法西斯,还作为西欧精神文明化为废墟的标志之一。西欧文明孕育出了纳粹与大屠杀,战争与希特勒。故而加缪尝试在文本中进行一种哲学的思考:在这片废墟上,我们还能怎样地生存?人生的意义何在?他尝试:在普遍的价值基础瓦解之后,在上帝缺位之后,重塑人的思考和行动的严肃性。这是第一点。也是最常谈论的关于荒诞的哲学。这是一个无神论者有关人生的反省。第二,关于权力的批判:加缪本人出身贫苦,加缪本人对于下层的劳苦往往有着亲身的体会,故而加缪在文本当中受到了马克思的影响,对于权力和制度进行批判。这点并不是加缪的特质,更广泛地,我们可以视为20世纪40年代~20世纪80年代的法国知识分子的群像。加缪在局外人第二部分展示的断头台的罪恶会被后来的福柯进一步展开。这是一个小人物的控诉。(莫尔索的身份大家注意一下~)第三:关于阿尔及利亚的民族矛盾这点我手头缺资料,暂时补不上,但是文本很明显的:里面被杀死的人是阿拉伯人。这与法国当地的“黑脚”和阿拉伯人的民族矛盾有关。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综上,我们虽然知晓黑塞和加缪刻画出的人物,所诉诸的价值并不尽然相同,因而在这一点上,我无法比较两种不同的人群,哪种更好。3,写作风格还没完~大致讲讲两者不同的风格黑塞被誉为浪漫主义的最后一个骑士。故而他的写作情感充沛,风格充满梦幻,追求内心世界的宁静,是建立在想象之上的自由。加缪被誉为零度写作。故而他的写作摒弃情感,他的叙述往往简洁有力,进行无情感掺杂的描述,来制造一种荒诞感,和疏离感。且他的写作重视对于现实的夸张变形,不存在对于精神世界的想象。这两种手法服务于作者自身的写作期望。综上,我只能指出他们的风格是不同的,却依然无法给出谁更好,更偏好倒是有的。4,时代的症结所以我想会有同学(╯‵□′)╯︵┻━┻扯什么淡!完全不一样吗!没有相似之处吗!答:有我们先来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孤独感是如此的强烈?尽管加缪和黑塞的风格是不一样,但是他们的主人公,却如此地孤独?换句话说,为什么孤独会成为这些小说的母题?现代的到来。人变得没有价值,没有皈依。价值的虚无构成了现代的主基调。这种虚无来自:上帝的死,宗教的祛魅,文学的失落,诗意的消散。人们无处寻求信仰,世界逐渐变得荒谬而冰冷。资本的洗刷重新构筑了人们的价值观,它作为另一种意义的上帝决定着社会价值。一个人往往可以被换算成具体的数字来标定价值,诸如工资,诸如工作时长等等。人逐渐被外在价值所规范,被数字量化,被计算成一个小数点,一个螺丝钉。人变得缺乏交流,没有依靠。古典的熟人社会随着工业化的深入,信息网络的扩展被打碎。很大程度上,人与人的连接并不像前现代,可以维持着一个固定的团体。在很大程度上,人们进入了陌生人社会。与更大的世界接触,与更多的森林相遇。广袤,带来反而是寒冷。人们无法相濡以沫,只能相忘于江湖。故而意义的寻找,价值的皈依,世界的光怪陆离,他人的沉默不语,成为了孤独的来源。而无时不在的孤独,构成了这些小说当中的一种主旋律。这是一种普遍的价值困境。价值焦虑,成为了一种焦渴症,故而所有能赐予我甘霖的,都是我共鸣的钟。但是,丧钟,为谁而鸣呢?所以卡夫卡笔下走不到的城堡;所以高行健徘徊两岸的灵山,都是我们无处找寻的宝藏,却又是折磨我们的蜃楼。他们谈论意义,他们谈论价值。文明中滋生出恶毒的花朵,盛大中埋藏衰败的种子。当世界还小的时候,茨威格看到的是带着晕黄的奥地利,有着独特的忧郁。它盛在酒杯里,美丽而易碎。但是它的破碎已经被斯宾格勒宣告。茨威格承受不起这种预言,只能看着旧日的灯火,吞下毒药。所以黑塞笔下的荒原狼;所以加缪笔下冷漠自若的局外人,都是那个时代开始批量生产的哀雏。世界焕然一新,却并不能带来一种安慰。自我是破碎的。它有着互相冲突的力量,在内心肿胀。他者是邪恶的。他们有着邪恶的视线,在背后窥测。尼采说人在注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会注视着他。文学总是一群敏感而脆弱的人的事情,故而他们在毁灭前,总能嗅到悲哀的味道。这就是他们共通的地方。愿你心有所属,愿你不会虚无。我祝福每一个伊卡洛斯,拥有自己的太阳。参考文献:艾略特荒原加缪西西弗斯神话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5,彩蛋。嗯哼~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抽要加一个小彩蛋。。。给一些比较阅读的角度:(1)毛姆和黑塞。毛姆和黑塞的部分类型都属于成长小说,即描写主人公在经过某些重要的经历和情感转折,促成自身思虑的成熟和灵魂的解脱。颇为有趣的是,对比月亮和六便士与荒原狼:集中对于市民阶级进行了抨击;都将作者的一部分内心倾向抽离为一个旁观者和叙述者,观察主人公的行动(毛姆的作家;黑塞的中产阶级年轻人)。两人可以进行对比,当然黑塞本人的宗教体验更为深厚。(2)毛姆,黑塞,科埃略。科埃略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也属于成长小说。科埃略的作品注重个人宗教体验;对于人与世界的冲突,人自身内在的冲突往往不够激烈。故而使故事的戏剧性往往无法发展到一种巅峰。所以他仅仅讲了一个故事,是博尔赫斯叙述的扩充版,却很难让故事在好看的程度上上升到一个高度。不过,科埃略的隐喻解读颇为有趣,可以一试。(3)说好的塞林格:为什么要选塞林格?因为最近在看。。。==塞林格的作品也体现了类似这几部作品的一个特性:主人公与人群的疏离。塞林格的小说的一致性,在于它们都讲述:人与世界的对抗,人对自身的绝望。《麦田里的守望者》是塞林格最知名的作品,塞林格在这部书中塑造了最为知名的反叛者——少年霍尔顿。如果我们仅仅将霍尔顿视为我们少年时代最为成功的英雄:拒绝上学,拒绝成年,拒绝一切既有的体制。那么,我们仅仅获得了一种理解。塞林格在成名之后践行了这一事业,隐居到死。但是,他为什么要反抗呢?塞林格是一位塑造痛苦的大师,在他的文本中,交叉着现两种不能缓解的痛苦:一种是战争造成的精神创伤;一种是步入成年而不能回到童真的痛苦。在塞林格的短篇小说集《九故事》中,《香蕉鱼的日子》体现了这两种痛苦的交织。主人公西蒙(在塞林格的其他小说当中有客串)是一位参加完战争退伍的军人,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创伤。故事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与主人公一起私奔的新娘与新娘的母亲的谈话,主人公没有出场。我们可以在对话中看到西摩的侧面形象:开车与树做游戏(模仿主人公读过的童话故事书里:老虎围着树奔跑);送给自己妻子德国诗集;在酒吧连着弹了两夜的钢琴。西摩本人的行为并不符合常人的定义,甚至有些孩子气。故而在两人的对话中,我们可以从新娘母亲的对话中看到,他人对于西摩的排斥,惊恐和畏惧,希望将西摩当作病人扔回医院中去。西摩并不被任何人理解。第二部分是主人公与一个叫西比尔的女孩儿不停地嬉戏。在塞林格部分的故事当中,儿童这个意象往往代表着圣洁,美好,诗意,纯真。在这次对话中,整篇故事作为核心的一个隐喻被提出,香蕉鱼的悲剧性的命运:它们钻进了一个满是香蕉的山洞,因为吞食了过多的香蕉而无法钻出洞穴,引发了香蕉热而悲惨死去。因为一些不可预期的诱惑,跌入了生活的陷阱,再也找不回过去的自由。这就是香蕉鱼的悲剧,也是塞林格的叹息。那些痛苦不能平复,进入了陷阱,就是万劫不复。所以,故事的结尾,西摩用手中的枪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总是看着九故事叹息。塞林格用破碎的诗意反抗了现代,但是又只能把自己关在远离尘世的房子里孤独终老。你要找到的世界,既有爱也有污秽凄苦。我们始终无法收获一个诗意的世界。世界在冷酷与谎言中成长。你会收获一个麦田的勇气,却也没有办法用酒精和烟草,掩盖自己的伤口。伤口是不被允许的。所以他们不能结痂,只能腐烂发臭,污秽遍地。那些嘲讽,冷酷,不理解构筑了围栏。你只是,这围栏当中的一只绵羊。塞林格写道:“只要一个人真正有了睡意,那么他总有希望能重新成为一个——一个身心健康如初的人的。”敏感而骄傲的人无法治愈自己。中二病也是一种不能被辜负的幻想。他只能为了幻想,不治身亡。多数人因为倦意而睡去,有几个神经病,会为着一小点点的清醒和愤怒,坚持到自己的死亡。或者,用死亡,作为自己的坚持。一把温暖的枪,指向了生活。谁会在悬崖边上修一座大大的房子,用悬崖隔开万劫不复与麦田,守着嬉戏的孩子,做一个不老的稻草人。哪怕,从此无人问候。谁会在洞穴外徘徊不定,抵制着诱人的香蕉。哪怕,从此一身寂寥。

上一篇:考研英语如何考到80分_3
下一篇:简要的介绍一下日本威士忌_3
 
北京科学仪器装备协作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2012
京ICP备1203965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