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 政策法规 | 认可认证 |
科技支撑服务
五部委百台协作仪器
首都大型仪器协作
北京地区对外开放仪器
环渤海区域协作共用仪器
远程科学仪器简明教程
远程教学课件下载
培训基地
培训活动
升级改造服务介绍
升级改造申报
升级改造技术汇编
评估
进口免税
政府采购
维修联盟
仪器预约服务介绍
 
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法规 >
返回
律师怒吼听得懂就听听不懂就不是讲人话事件中审判长为何一定要追问被告人辩护人有没有证据
北京科学仪器设备共享服务网    2019-11-08    
律师说的没错,这是法官在诱供。【有没有证据】和【提不提交】是两个问题,问【有没有证据提交】就是下套。这个环节明着是审判长询问被告人是否行使提交证据的【权利】,应当问【是否提交证据】。不管回答提交或不提交,都仅仅是【权利】的行使与否,不涉及任何案情。提交证据的具体内容才影响案情。【有没有证据】是讯问,被告如果回答【没有证据】提交,则是对自己不利的【证词】。而且法官这个提问方式真的特别坑,现在说没有证据提交,万一过后突然需要提供证据,不成为证了么?审判长多次引诱被告自证其罪。律师表示公检法串通枉法,看来是有点影的。律师不错的,经验丰富几个人串通给人下套,歪曲发言,特别难搞,只能怼天对地。如果审判长问【有没有证据提交】之后被告抖机灵说【不提交】看起来躲过去了,审判长直接就会接一句【好,被告没有证据提交】。屁民很容易就糊弄住。多数人已经站了审判长一边,认为被告没有证据,律师在胡来。欧美陪审团决定是否有罪的模式更得靠诱供,不光检察官诱供,警察诱供,钓鱼执法都是合法行为,全是文字游戏,语言陷阱。按法律程序,没有证据和不提交证据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不提交证据的意思,但在家属看来,在吃瓜众看来,完全不一样的。舆论可不管你疑罪从无,你看证据都没有,哑口无言,有口难辩,还说不是你干的,我感觉你有罪,你就是有罪。人的记忆可以通过语言引诱改变。华盛顿大学的伊丽莎白·洛夫斯特对此做过相关研究让40名被试观看内容为8个示威者干扰班级的视频。看完后被试做问卷,一半被试的问卷一题为“进入教室的4名示威者带头为男性吗?”,另一半被试的问卷一题为“进入教室的12名示威者带头是男性吗?,其余问题相同。初测一周后,再让被试不看视频的情况下回答新问卷,其中一题为“你看到几名示威者?”,而答案中12名示威者被试组填写人数平均8.85,4名示威者被试组填写的人数平均6.40,当然也有人正确的回忆起数量的,但前者已经有了显著性差异。洛夫斯特的研究指出,在司法程序中,目击证人的证词可能也会有记忆重构的情况,他们可能会受到提问措辞的影响,随即改变了他们对事件的记忆。记忆重构实验欧美大片里面演出的律师拐弯抹角刁钻的问题,不是单纯的言语上挖坑,也可能是在往证人头脑中灌输一些原本没有的东西,或者把一些原本存在的记忆减弱。因此,带有暗示性或引导性的提问经常会被反对,以免缺乏明确立场的人被有意无意地诱导。这方面在中国不太关键,毕竟合议庭决定判决结果,获取舆论支持的忽悠需求比起争取陪审团的支持小很多。这个提问方式的不同对判决都没有任何影响,反倒是法官的个人取向影响力更大。那么就很有趣,法官坚持这么问是图个啥呢?大多数原告不满去法院闹的带走就解决了,听说也有出来之后还去的,锲而不舍。最后还得法官绕着走,躲法闹调到其它法院。也是蛮难的

上一篇:国内外厂商发布的各类AI智能音箱优缺点分别是什么
下一篇:美国SEC指控p2p有利网前CEO刘雁南涉嫌内幕交易是真该消息已经证明不实
 
北京科学仪器装备协作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2012
京ICP备1203965号

网站地图